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28th Feb 2012 | 一般
「太好了,你終於想通了!呵呵。」   「什麼意思?」   他傳來我的QQ個性簽名:一切結束了,未來美好!   「哦,是啊,是該學會放棄。」   「忘了就好啊,謝謝啊!」   「為什麼謝我,以前很困擾你嗎?」   「就是覺得不好意思。」   「都過去了,不是嗎?」   「我們還是朋友嗎?」他許久沒有回復。   「沒事,以後要快樂啊!」   「哦,還行。」他草草回復。   「下了。」   淚水不知何時模糊了雙眼,我只能趕快下線,害怕自己撐不下去。忘記他,要我如何忘記,我的個性簽名代表的是高考結束的釋然,可他卻以為……或許這樣對他更好吧,至少他不必再內疚了。   凌晨1:43,夜靜的出奇。我蜷縮在被窩裡,抽泣著。這麼久了,是啊,心裡全是他,怎麼將他挖去?   三年前的軍訓後的下午,我乘車回家。車緩緩地駛,開了一站,上來一批乘客,就在車門緩緩關上時,他衝了上了。我的視線從窗外移向車內,四目相對,剎那間有種似曾相識之感,可是我終沒能想起他是誰來。快到家了,我剛想起身,他就站了起來,於是我們一同下了車。   十字路口,我愣愣地望了他一會兒,腦袋空空的。   晚飯後,我習慣地坐在桌前寫日記,寫著寫著腦袋裡竟冒出他來。我微微笑,指不定未來會和他扯上關係呢。我想著。   不知道該不該說天蠍的第六感特別敏銳,,我的確在日後愛上了他……   他是鄰班的,在朋友的打聽下我知道他叫ZJ。只是因為他是住校生的緣故,我只能在週末放學在車站遇到他。可是就算是這樣,我也覺得很好。生活就這樣平淡但又充實的進入了高二。   朋友之間有人開始知道我喜歡他,便慫恿我去和他說。當然,我並不是那種直白性格的人。所以,我還是保持著自己的生活習慣。   可是,就在這時,轉折出現了。一個外校的學長兼好友向我告白,我毫不猶豫地拒絕了。朋友們都不理解我的做法,可我不在意,心想只要有他就夠了。可是我和他卻始終沒有交集。朋友們開始看不下去了,便瞞著我幫我牽紅線。他說讓我放學後去車站同他乘一輛車。當朋友們告訴我這個消息後我樂壞了,忐忑不安,期盼著放學……   終於,我來到了車站,可是他卻爽約了。我一個人呆立在車站,淚水模糊了視線,這一箭,扎得我心直生疼。不知是怎樣回的家。那一夜,我把長髮給剪了,以為思念也可以一同剪掉。可是我錯了,思念蔓延出我的心,將我環住。這一夜,我失眠了。   第二天,迎著同學詫異的眼神,我不想做過多解釋。那天起,他開始躲我,我也開始躲他。而我的事,也在他的一位多嘴的朋友的宣傳下眾人皆知。每個人經過都會指指點點,突然覺得活得好累。   與此同時,他不住校了,天天在車站碰到他和他的朋友,好尷尬。於是我就會多走一段路,去前一個車站乘車,這樣我們就可以岔開了,或許對他對我都好。   天蠍最後是被射手射殺的,我最終沒能逃過這樣的命運。就這樣,在一個人時會哭,半夜醒來會哭,在車站猛然與他擦肩而過時會哭……所以習慣在人群中用指尖遮住自己腫脹的雙眼。   當愛已成習慣後,就不會再在意他愛不愛我了,心裡再也裝不下任何人。於是,在高中最後一段時間仍拒絕了一些人。儘管和他還是好遠好遠,心中沒有一絲悔意。這或許就是所謂的愛的力量吧。   在電腦屏幕前,我又哭了。他最後還是不同意與我作朋友,從此,我和他就將天各一方,就連這樣的情況下他也不願意,就連騙騙我也不願意。這樣直白的他,正是我深愛的他啊。   起風了,書房裡的窗簾隨風揚起。今天的天蠍不再哭泣了。儘管想起他心還是隱隱作痛,可是,既然在他面前說了要忘記,那麼就算是為他做的最後一件事吧……   ZJ,你一定要幸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