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20th Feb 2012 | 一般
我是1982年2月22日出生的雙魚,他是1979年8月10號的獅子。   很想把自己工作三年來的感情經歷說出來。   工作以前沒有談過朋友,高中大學到是交了一堆的女性朋友。有些細膩,有些敏感,有些極端,有些情緒化。很小就出來讀高中大學,所以性格上比較獨立,喜歡有自己的獨立空間,不喜歡被粗暴的對待,又因為生活一直比較難,所以很喜歡有人照顧和寵愛。   工作後第一個男朋友剛開始不在乎我,為考研去外地,跟他在一起的時候他很照顧我,我從小到大從來沒有接受過那樣的照顧,他走以後,我就很不適應,工作生活還是朋友都極端的不適應。抱怨的話沒有對他講,但是心裡應該一直都是很失望的。到後來到了極點,身體也出了毛病,心情也差到了極點,那段時間腦子裡唯一的念頭,就是冷,想找個溫暖的地方,溫暖的人去依靠,哪怕就那麼靠一會兒。幾個月積聚的負面的東西產生的最後結果就是我的背叛。我把那個背叛看得太重,以至於背上了沉重的包袱。只是,這樣大起大落的大喜大悲最終將這段歷時只有半年的感情扎干了最後的養分,感情被耗的乾乾淨淨。只有分手。   非理智狀態下找到的人,大概就是不會有好結果。第二段感情剛開始就背上了陰影。他一邊在尋找別的女性,一邊在行使著男朋友的權利。很想離開,可是知道自己沒什麼經驗出去,一定不好,所以只有忍著。只希望要一個女朋友的身份,可是他說不行,你找別人吧,我不介意。性格上,生活習慣上,工作上總是無窮無盡的否定和指責。那時候彷彿就覺得是鋪天蓋地的痛苦,一直到深夜都無法入睡,只好到院子裡哭泣和遊蕩。分也分不開,每次要徹底的分開,他總是挽留,我也總是給自己找理由留下。慢慢的,他開始知道需要我,才對我好起來。只是,很長一段時間,我忘不了從前,只要一想起來就想找理由跟他吵。慢慢的,又從那段痛苦裡走出來,能夠比較冷靜地去對待這段感情。兩個人相處越來越和諧,但是馬上又面臨新的問題,他的家人因為我的家庭不能接受我,實際上,他自己也有障礙。也許在大多數人看來不是一個問題,可是由於家庭背景所限,他們很難接受。想想跟那樣的家庭生活在一起,我就覺得是痛苦,所以一直都在逃避他們,能不見就不見,甚至到了一種病態的程度。很想分,又很不想分。   親戚給我介紹了男孩子,我想是時候去看看了。我已經跟他說了,他說好。忘了,兩個人在一塊總覺得以後不能在一起,所以都不會至少嘴上會同意對方去見異性。   不知道,為什麼想起來都是痛苦,所以念頭裡,總是遠行,遠遠的,誰都不要見。